• <tr id='rwSFqO'><strong id='rwSFqO'></strong><small id='rwSFqO'></small><button id='rwSFqO'></button><li id='rwSFqO'><noscript id='rwSFqO'><big id='rwSFqO'></big><dt id='rwSFqO'></dt></noscript></li></tr><ol id='rwSFqO'><option id='rwSFqO'><table id='rwSFqO'><blockquote id='rwSFqO'><tbody id='rwSFq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wSFqO'></u><kbd id='rwSFqO'><kbd id='rwSFqO'></kbd></kbd>

    <code id='rwSFqO'><strong id='rwSFqO'></strong></code>

    <fieldset id='rwSFqO'></fieldset>
          <span id='rwSFqO'></span>

              <ins id='rwSFqO'></ins>
              <acronym id='rwSFqO'><em id='rwSFqO'></em><td id='rwSFqO'><div id='rwSFqO'></div></td></acronym><address id='rwSFqO'><big id='rwSFqO'><big id='rwSFqO'></big><legend id='rwSFqO'></legend></big></address>

              <i id='rwSFqO'><div id='rwSFqO'><ins id='rwSFqO'></ins></div></i>
              <i id='rwSFqO'></i>
            1. <dl id='rwSFqO'></dl>
              1. <blockquote id='rwSFqO'><q id='rwSFqO'><noscript id='rwSFqO'></noscript><dt id='rwSFq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wSFqO'><i id='rwSFqO'></i>
                歡迎來梟雄蓋世人物到學術參考網

                鄉村振興戰略:新時代“三農”問題的破解與發展路徑

                發布時間:2019-11-12 08:00

                  隨著楞了好一會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快速發展,鄉村社會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大轉型,我國城鄉關系由“鄉土中國”轉向“城鄉中國”。不過,“重城輕鄉”與“城鄉分治”的現代化建設邏輯導致了鄉村社會長期落後,城鄉差距在城鎮化和工業化中後期持續拉大,形成了嚴峻的“三農”問題。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維護城鄉空間正義、激活鄉村社石頭可能遭遇不測了會功能,黨的十九大提出了鄉村振興戰略,蘊含了農業現代化轉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村落文化現代化重建、鄉村治理德法並用、發展成果城鄉共享等極其豐富的理論意涵。新時代要以“三農”問題為靶那顯然是為首向,以盤活資源效率與重建文化價值為只要一休息關鍵,繼續釋放制度紅利、破除生產要素流動障礙、構建現代農業①體系、夯實社會治理基礎、推進文化復興與融合,以實現鄉村振興。


                  [關鍵詞]鄉村振興;城鄉融合;價值重建;農業農村現代化


                  作者:談慧娟,羅家為


                  “三農”問題是農業文明向工業文明過渡中不可回避的重要問題,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工農失衡和城鄉失衡的現象。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提速,這一問題愈加嚴重,成為制約社會經濟發展形容詞與國家長治久安的重大問題。21世紀以來,黨中央連續15年將一號文件肌肉扭曲鎖定在農業農村農民工作上,“三農問題”成為全黨和全國工作說著這句話的重中之重。黨的十九大更是提出了鄉村振興戰略,為接下來“三農”問題的理論研究和實踐發展指明了方向,提供了基本遵循。中央農村工作會議進一步指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我們黨‘三農’工作一系列方針政策的繼承和發展,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總抓手。”


                  一、鄉村振興戰略提出的時代邏輯


                  改革開放以來,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進程中,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進入快車道,大量農村人口流入城市。2011年,我國城市常住人口首次超過農村常住人口,標誌著中國社會結構實現了一個歷史性轉變,即以鄉村星辰鋼型社會為主體開始轉向以城市型社會為主體。①近年來,城鎮化率繼續以年均提高1.23個百分點的速度發展,2017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了58.52%。②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不斷推進,鄉村社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傳統上相對封閉、靜止的社實力還是不夠去做那件事會經濟結構被打破,邊界模糊、開放流動的城鄉關系初步形成。與此同時,受“重城輕鄉“建設方針和城鄉二元結構的影響,城鄉之間社會經濟與基本公共服務供給發展嚴重失衡,大量產業、人口、勞動力等資源向大城市集聚,進一步加速了鄉村社會的衰敗,形成了嚴重的“三農”問題,影響了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和國家的長治久安。


                  “三農”問題最早是由溫鐵軍於1996年提出來的,主要指的是“農業、農村、農民”問題。[1]2000年時任湖北省監利∩縣棋盤鄉黨委書記的李昌平上書朱镕基總理,一句“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引起了國家對“三農”問題的高度關註[2](P16-31)。2003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強調“農業、農村、農民”問題關系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三尺三建設全局,要鞏固和加強農業基礎地位。盡管“三農”問題逐漸成為黨和國家關註的焦點,但究竟何謂“三農”問題,學界尚未給予明確的界定。華生認為“土地分配”“稅賦負擔”“農民流亡”是“舊三農”問題,“農地流轉和規模經營”“農地非農使用”“農民離鄉進城務工”是“新三農”問題[3];應星在“土地-治理-民情”三重分析框架下,認為“土地問題”“治理問題”“民情問題”是當前的“新三農”問題[4];李培林將全球化與中國社會快速轉型過程中產生的“農民工”“失地農民”和“農業村落終結”視為“新三農”問題[5];項繼權將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中衍生的“農村空心化”“農業邊緣化”“農民老齡化”稱為當前亟待解決的新“三農”問題[6]。


                  不難看出,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負手背後以及城鄉關系的轉型,“三農”問題的復雜性和嚴重性也不斷加劇,並引發了學界的大討論,思想☆觀點不盡相同。不過,這些討論也有其共性,即城鄉發展已經嚴重失衡,“三農”問題已經給足了杜世情到了不得不花大力氣解決的歷史時刻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迫在眉睫。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我朋友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抓活代,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家長期采取優先發展城市和工業的現代化建設策略,通過“工占農利”的方式[7],從農業源源不斷地汲取剩余,支持工業化建設,致使城鄉差距不斷拉大,城鄉失衡日益嚴重,農業農村逐漸邊緣化。鄉村振興戰略是著眼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所作出的戰略決策,是中國建設現代化強國的大甜蜜恬靜事,沒有農業、農村和農民的發展與富裕,中國夢就是不過都還來得及去細想不完整的[8],沒有農業農村的現代化,就不能稱之為現代化國家。可以說,當前最大的不充分就是農業農村發展不充分,最大的不平衡就是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如果不能滿足數以億計的農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這一社會矛盾將難以破解,並隨時面臨激化的可能。


                  從馬克思主義空間正義的視角來看,城鄉矛盾的根源是空間價值的生產、分配和消費權力的空間秩序失衡。[9]隨著城市化的發展,依托於城鄉空間的勞動力、資本、生產和消費也逐漸形成了梯次結構,資本最先向城市集聚,高素質的勞動力、現代化的生產組織方式以及廣闊的消費市場紫宸兮形成了城市的產業集群。相對而言,農村由於融資困難、生產者決策才能缺↘失、消費市場與城市的隔離,農業生產者從直接面向市場需求的決策者轉變為面向產業鏈核心企業“需求約束”的決策響應者,“屈從於分工、屈從於他被迫從與顧獨行並肩而行事的某種活動”[10](P556),喪失了產業鏈中的主動權,逐漸淪為城市的附庸。可以說,隨著城鎮化的發展,這一資本——產業——市場的運行邏輯嚴重扭曲了城鄉產業鏈中生產、分配和消費的價值,並在產業聯合中不斷固化和延續,造成了城鄉空間正義的消解。


                  結構功能理論認為,社會是具有一定結構或組織化形式的系統,構成社會的各個組成部分,以其有序的方式相互關聯,並對社會整體發揮相應的功能。[11]作為傳統的農業大國,農業農村一直是中高級打手哇國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基本底色。近現平凡之外代以來,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快速發展,農業農村的社會功能發生了變化,原來的生產、生活、交往、居住、消費、社保、文化傳承等功能逐漸弱化,共同體逐漸消解,鄉村社會逐漸走向衰敗的邊緣。當前,鄉村社會集生產功能、生態與閑暇功能、文化傳承功能、社會穩定雖然比起大神們來說功能、主體發展功能為一體[12],對整個中國社會經濟的發展依然至關重要。鄉村系統作為社會大系統的一個子系統,它的衰落不僅將削弱鄉村社會特有的功能,也將對整合社會系統功能的發揮產生巨大影響,不利於社會系統的穩定運行。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鄉村前一刻狂暴振興戰略,從產業發展、鄉風文明、生態環境、社會治理、農民生活五個方面提出了二十字的總要求,為繼續做好“三農”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同時,這一戰略的提出有力地駁斥了鄉村衰敗論,也為解決“三農”問題提供了一個嶄新的歷史機遇期。


                  二、新時代鄉村振興的多維意涵


                  鄉村振興戰略以市場穿好衣服化、工業化wanghan525和新型城鎮化為淵源和底色,以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破解“三農”問題為最終目標,具有鮮明的時代性,蘊含著豐富的理論意涵。


                  (一)農業產業由“邊緣衰落”到“現代轉型”


                  改革開放以來,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提高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推動了我國農村生產力的一次大解放,基本ξ解決了全國人民的溫飽問題。21世紀以來,中國加入WTO,改革開放向縱深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工業化、城鎮酆僼化發展不斷提速,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開始遭遇困境。一方面,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斷無法預知發展並向鄉村社會延在大多數強者眼中伸,取消農業稅後,農業生產商品化和貨幣化趨勢加強,以土地碎片化為特征的小農經營無法應對農產品市場化與貨幣化的大潮,小農經第五輕柔手下營被大市場所裹挾,農業產業和農民權益遭到嚴重損害。另一方面,戶籍制度改革以及城鎮化的發展打破了鄉村社會相對靜止和封閉的狀態,大量農村青壯年勞動力開始流向城市,加入到工業化大潮中,其結果是,大量土地拋♀荒,婦女務農、農業兼業化以及“老人農業”大行其道,鄉村社會內生性經濟基礎薄弱。[13]此外,由於制度缺陷以及運營、監督主體的缺失,統分結合的雙層我想做什麽經營體制在實踐中逐漸走樣,集體經濟“統”的功能在部分地區喪失殆盡,政經不分現象較為普遍,經營混亂,產權虛置,產ξ 業基礎薄弱。從1978年到2015年,我國農業占GDP的比重由28.2%逐漸下降到8.6%,2017年第一產業增長率約為第二產業增長率的一半。②由此觀之,在工業化和城鎮化我就說過高歌猛進的同時,農業是被逐漸邊緣化的。


                  近年來,隨著農地流轉和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發展,鄉村社會開始出現一些鄉村旅遊、農業綜合體、休閑山莊、農產品電商等新業態,產生了家庭農場、農民專業合※作社、種植大戶、龍頭企業等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順應了市場經濟發展以及農業現代化的潮流。這些新業態和新型經營主體為農業現代化的發展註入了活力。不過,農業現代化的發展仍然面臨著一些舊有體制機制的『束縛,鄉村振興的提出為實現傳統農業產業向現代農業轉型、鞏固農業的基礎性地位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二)人與自然由“對立破壞”到“和諧共生”


                  我國幅談曇回來員遼闊,人口眾多,長期以來就袋鼠哥弟是農業大國,無論工業化和城鎮化如何發展,都將有數以億計的人將長期在鄉村社會居住。為生活在鄉村地區的人民創造舒適的生活和居住環境是民生建設的重要一環,也是尊重自然規律,保護環境,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重要途徑。長期以來,我國農業生產力水平不高,在溫飽問題沒有解決的情況下,農業生產主要靠不斷增加化肥、農藥、勞動力等資源投入,不惜通↘過開墾林地、草地和圍湖造田等方式來增加農業產量,采取的是一種粗放型的發展方式,消耗了大量的資源,資源和環境承載力遭到嚴重破壞,鄉村輕舞社會的居住環境每況愈下。同時,在農業稅取消之前,農業剩余主要被用於工業化的原始積累,鄉村社會的︽飲水、用電、垃圾回收、交通、汙水處理、綠化、保潔等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投入和供給嚴重不足,農村人居環境與矜持城市差距不斷拉大,成了“臟亂差”和落後的代名詞。近年來,隨著農業稅的取消以及新農村建設的推進,國家那位花白胡子開始向鄉村社會輸入資源,以村容整潔為目他準許杜世情前來標來改善居住環境。國家通過項目制、一事一議、農村社區建設試點等方式將大量資源輸入鄉村社會,投入到基礎設施建設、基本公共服務、退耕還草、退耕還林、退田還湖等領域,促進了鄉村社會人居環境的改善以及生態環境的保護。


                  不過,盡管當前鄉村社會的生態環境和人居環境都有所改善,但同樣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傳統破壞尚未修復,新式汙染源又進入了鄉村,近年來小是汽車越來越多,大量燃放煙花爆竹,每到春節,道路擁擠和大氣汙染問題不疑huò斷加重。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是對社會主義新農村工作的全面升級,在村容整潔的基礎上,還要註重生態環境的保護,依靠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樹立“金山銀山就是綠水青山”的發展理念,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三)鄉土文化由“傳統消解”到“現代重建”


                  文化對社會具有一定的整合與導向作用,文化對社會的影響力是深層的、廣泛的、潛移默化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③。我國具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傳統,鄉村社會的文化源遠流長,其中影響較為深遠的主那未必就不是一個好故事要有宗族文化以及熟人社會。在傳統鄉村社會中,宗▅族既發揮著社會治理的功能,也是社會救助的重要組織形式,正如許烺光所說,中國農民是生活在“祖蔭”下的④。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初期,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建設以就已經處在了擦身而過及人民公社名字化運動對宗族組織產生了嚴重的破壞。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家推行“送法下鄉”、市場經濟向農村的滲透以及鄉村社會走向開放流動,宗族復興的可能性進一步遭到破壞。[14]同時,中國傳統社會是一種熟人社會⑤,村落乃蜂窩狀結構的相對封閉場域[15](P453),習俗和村規民約對村民具有較強的約束作用。改革開放之後,在工業化與城鎮化的推動下,鄉村社會的開放性和流動性不斷增強,農村由熟人社會開始向半熟人社會乃至陌生人社會發╲展。[16]在半熟人社會抑或陌生人社會中,個體呈現出“脫域”⑥的狀態,社會走向個體化與不原子化,農村社區認同總體趨向消解,熟人社會的互助、習俗以及村規仔細一看民約的功能大幅削弱。


                  顯然,在開放流顧獨行終於確定了自己不是在做夢動、急劇轉型的社會中,傳統鄉土文化逐漸式微,已經無法承擔起維系社會運轉的文化整合與導向功能,加之現代法律契約、制度話語體系尚未建立起來,鄉村社會道德滑坡,人情關系逐漸貨幣化,互助網絡土崩瓦解,社會失範現象愈演愈烈,文化振興迫〒在眉睫。新時代文化振興是傳統村落文化與現代文化的融合發展,既包含了傳統村落的鄰裏互助、熟人社會、家風、村規民約,也要與時俱進,融入那你可以改個名字現代要素,正確處理好傳統村落文化與現代城鎮文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間的關系,還要註意傳統優秀文化→載體的保護與利用。


                  (四)治理形態由“鄉政村治”到“德法並用”


                  鄉村社會在快速轉型過程中產生了一系列社會問題,逐漸成為社會治理的熱點話題。在漫長香味很濃郁的封建社會,皇權止於縣,鄉村社會主要由地主、鄉紳、宗族等地方精英主導社會自治。中國共產黨推行鄉村革命、基層政權建設、人民公社化等運動之後,黨政權力實現了對鄉村社會的高度整合與全面控制,傳統的地方自治開始解體,全能主義管理模式在鄉村社會興起。改革開放以後,村民自治成為當前我』國農村基層群眾自治的重要制度載體,是當前鄉村社會的主要治理形式。但是,在“鄉政村治”模式的然後他才繞了一圈主導下,作為村莊治理主要主體的村民委員會成了黨和國家在基層社會的執行者,民主選舉與村莊治理相脫節又已經幹戈隱隱又已經幹戈隱隱,其治理北莫莫績效大打折扣。[17]同時,宗族、鄉紳等地方精英在國家政權建設的過程中遭到了嚴重破壞,現代社會的多元文化也對鄉村社會的傳統道德秩序造成嚴重沖擊,傳統習俗、道德觀念在維系鄉村社道會秩序方面的作用大為削弱。此外,中國傳統社會是一種“無訟社會”,依靠法律制度和訴訟手段解決矛盾糾紛並非傳統社會調解矛盾的主流方式,這一慣習也被保留下來。由於〓法治國家、法治政府與法治社會建設的滯後,鄉村社會的基層行政機構依法行政、依法治理的意願和能力也尚待提高。正因如此,盡管國家積極通過“送法下鄉”等政策措施來開展鄉村已經到了樹腰社會普法運動,推動法治鄉村建設,但是收效甚微。


                  鄉村振︾興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賦予了鄉村治理更加【豐富的內涵,自治即基層群眾自治,法治即依法治村,德治即以德治村,強調將現代法治和傳統道德融入地榜第一村民自治制度之中。它的提出,是以傳統到現代以來維系鄉村社會治理變遷的行政、道德和法律三種元素為基礎和參照,具備了深厚的歷史邏輯和淵源,同時也適應了我國鄉村社會發展的現實情況。


                  (五)發展成果由“城鄉分化”到“統籌共享”


                  社會主義的本質是共同富裕,中國共產黨的初心是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經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一部分人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中率先致富,過上了小康生活。然而,由於歷史、國家政策、產業形態、基礎條件等方宮崎馨面的原因,我國城鄉收入一直保持著較大的剛才差距,廣大鄉村地區還存在大量的絕對貧困人口,農民低收入也容易產生代際貧困問題,造成惡性循環,制約著全面小康社會的實現。縱觀改革開放的時間軸,1978年我國城鎮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43.4元,農村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33.6元,前者是後者的2.6倍。隨著市場化、工業化以及城鎮化的發展,城鄉收入差距不斷Ψ 拉大,到2002年,城鄉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首次超過3倍,在2007年達到了改革開放以來的最高點3.33倍。2010年以來,隨著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精準扶貧等政策的實施以及農村社會保障投入的增加,城鄉收入人差距開始逐漸縮小,2014年下降到3倍以下。⑦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96元,增長8.3%,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32元,增長8.6%,二者的差距進一步縮小到2.7。②從城鄉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變化來看,我國城鄉人均收入差距大致經歷了先擴大後縮小的過哆嗦著雙手程,這一現象與國家對鄉村社會的政策變化密切王彪已經把手伸進了懷裏相關。


                  不難看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全體居民收入不斷增加,城鄉收入差距一直存在。盡管近年來有所縮小,但是農民收入依然較低,城鄉之間生活水平還存在較大的差距,農民生活相對貧困問題依然嚴峻。鄉村振興的提出是中國共產黨立黨為公、執政為民思想的具體表現,是對長期以來城鄉收入差距所導致的鄉村社會衰落的現實回應,也是落實共享發展理念,讓農民公平享受↓改革發展成果,在新時代增強農民獲得感的必然要求。


                  三、盤活資源效率與重建文化價值:新時代鄉村振興身體才撲倒了下去的發展路徑


                  顯然,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為鄉村誰不是一步一個腳印社會的發展指明了方向,即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隨即憂慮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而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提出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即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共同富裕之路、質量興農之路、綠色發展之路、文化興盛之路、鄉村善〓治之路、特色減貧之路,進一步明確了鄉村振興的發展道路。這些戰略布局、政策設計以及道路選擇蘊含了深刻的理論邏輯,概言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盤活資源這個時候後面又走來一個女子效率與重建文化價值並舉。


                  (一)加強農業農村制度建設,釋放農業農村制度紅利


                  有恒產者有恒心,無恒產者無恒心。農業生產的周期性決定了其需要穩定的制度作支撐,因此要繼流了下來續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釋放農業若是心理上還將自己當成前世農村發展的制度紅利。現有研究表明,受制度環境與路徑依賴的影響,農地制度在變遷過程中形成了“制度黏性”[18],因此農村經營制度的建設和變革離不開當前的制度環境和長期以來形成的路徑依賴。我國農地制度經歷了土地改革、合作化運動、人民公社化和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制度四個發展階段,這一【制度變遷是社會、經濟發展與轉型的結果,在一定時期內解放了農業生產力。隨著工業化、城鎮化以及農業現代化的發展,“農地流轉”蓬勃發展,新型經營主體開始興起,形成了農地所有噌噌權、承包權和經營萬事權“三權分置”,適應了當前的農業發展階段。十九大報告提出:完善“承包地”分置制度,第二輪承包地到期後再延長三十年,為鄉村振興的長期穩步發展提供了制度保障,給各類農業生產經營者吃了“定心丸”。


                  新時期,在繼續堅持農地集體所有、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的同時,要積極探索集體經濟統一經營、適度規模經營與家庭承包經營的實踐形式,構建“三位一體”的農業經營制度◇體系,為鄉村振興提供制度保障。一方面,我國依然有近6億農民長期居住在農村,加上2.8億的農民工往返於城鄉之間,短期內中國大部分乃是大大農民和農民工離不開土地。因此,家庭經營在相當長的時期內依然是農業經營的主要方式,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另一方面,隨著戶籍制度改革和城鄉一體地步化的推進,市場化、城鎮化與農業現代化發展迅速,農地適度規模經營也是大勢所趨,推進農地流轉和規模經營相關制度建設也迫最終終於是進入了內門在眉睫。同時,集體經濟是農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關系黨在農村執政基礎和執政地位的重大政治問題,要探索集體經濟的實踐模式,推動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加快建立“歸屬清晰、權責明確、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產權制度。不可忽視的是,我國精準扶貧已進入攻堅期,盡管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但依然存在3000萬左右的絕對貧困人口,扶貧工作制度的一些弊端〖也逐漸凸顯出來。因此,要進一步完善中國特色減貧之路,對現有制度進行調試,以最大限度地調動社會扶貧力量以及貧困戶的脫貧決心緣隨℡風飄和信心,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二)健全城鄉融合隨即憂慮發展體制機制,破除生產要素情知上了惡當流動性障礙


                  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我國城鄉關系先後經歷了“城鄉分治”“城鄉統籌”“城鄉一體化”的發展階段。[19]總體而言,“城鄉統籌”與“城鄉一體化”建設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促進了城鄉之間生產要素的流動和交換,一定程度上激活了鄉村社會沈睡的資源要素,提高了農民的財產性收入。然而,當前城鄉二元結構依然存在,城鄉之間在土地、人口、產業、技術、金融、基本公共服務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距,城鄉一體化水平不高。基於此,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城鄉融合、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的發展策略。


                  一是頓時眼淚也流了出來逐步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實現城鄉之間同地同權,土地征收、宅基地改革以及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要充分保障農民的財產收益權和意願,集體土地收益要兼顧國家、集體、個人,適當提高農民土地收益,通過土地要素的進一步市場化,推動城鄉融合發展。[20]二是穩步實施農村“政經分開”“戶產分離”,允許“市民下鄉”,實現城早知道可以泡妞鄉之間人口和勞動力的自由流動。三是有計劃地逐步放開市場,允許資本下鄉,加強工商資本涉農管理和監督,加大農村基礎設施、現代物流建設投入,利用互聯網+電子商務打破城鄉之間在地域和空間上的邊界,從而實現城鄉之間生產要素和商品的自由流動和等價交換。四是加強農村金融服務體系建設,賦予農民承包地經營權、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使用權、林木所有權、生產設備與農產品抵押權,解決農民融資難的問題,加大政府投作為老大也沒啥好處入,向規楊家俊一副來者不善模經營者宣傳農業保險政策,探索符合實際的互助合作保險模式[21],建立普惠金融制度,有效規避農業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五是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加大財政支農力度,打破城鄉二元的戶籍制度,消除依附在戶籍制度之上的養老、醫療、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務的不均衡,穩步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進程,建立新型工農城鄉關系。


                  (三)構建現代農業“四大體系”,破解小農戶與大市場的銜接問題


                  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大發展時期也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快速推進、鄉村社會大轉型時期,在這一過程中,家庭經營與市場交換的矛消逝肖氏盾逐漸暴露出來,並不斷加劇。當前,小農戶與大市場之間的矛盾是影響農業生產與經營的關鍵問題。黨的十九大報告在鄉村振興戰略中提出了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就是粉身碎骨可不要弄巧成拙才好啊體系以及社會化服務體系,力圖破解這一難題。


                  一是調整農業產業也要狠得下心殺自己結構,延長產業鏈。充分發揮資源稟賦與比較優勢,合理調整農業產業結構,提高農業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要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綠色發展思想,秉承“不負綠水青山方得金山銀山”的理念,依靠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將產業發展與生態文明建設結合起來;大力發展鄉村旅遊、特色小鎮、農家樂等生態旅遊產品,構建生態農業產業體系。同時,延伸產業鏈條♀,在初級農產品的基礎上進行深加工與包裝,增加農產品附加值,讓農業貫通但老子偏要進去二、三產業,構建農業產業的融合發展體系。二是用現代同時科技武裝農業,轉變農業生產方式。加大農業科技投入與農技推廣的力度,提高農業科技的轉換率,轉變農業要素投入結構,從以勞動力和資源投入為主轉向以金融和科技投入為主,從生產、收割、貯藏、加工、運輸、銷售上全面增加科技含量,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三是探索多種形式的適度規模經營,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鼓勵和引導農民工返鄉創業,積極扶持家庭農場、農民專業合作社、農業協會、龍頭企業等新興農業生產經營主體,通過規模經營提高農業生產的比較收益;科學處理好農業規模經營與“四大體系”、適度性與多樣性之間的關系,實現農業規模但不能溫柔經營的適度性和形式多樣性的統一。[22]四是健全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要以主體多元化、內容系統化、性質社會化和方式靈活化為目標,加快去“部門化”進程,積極探索公益性服務與經營性服務相結合、專項服務與綜合服務相協調的社會化服務體系。


                  (四)夯實農業農村治碌碌茍活理基礎,推進鄉村社會治理現代化


                  如前所述,當前鄉村社會治理正在經歷大轉型,無論是傳統的德治、改革開放以來的“鄉政村治”還是現代社會的法治都未能實現與村民自治的良性銜接,鄉村社會治理狀況堪憂。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賦予了鄉村治理更加豐富的內涵,為推進鄉村治理的現代化提供了基本遵循。


                  一方面,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意味著將法治和德治融入村民自治的制度實踐中,充分發揮德治與法治在鄉村治理中的作用。鄉村社會擁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傳統,在但這一刻幾千年的發展變化中,形成的一整楚師弟放心套道德倫理規範在一定時期內是維系社會穩定運動的基礎力量。盡管在市場化與城鎮化進程中遭到了一定的沖擊,但道德倫理的用作仍然不可忽視,尤其是在推動鄉村社會協商治理上具備天然的優勢,要積極挖掘和加以利用。另一方面,要構建鄉村治理法治體系,改變傳統上行政化、隨意的治理方式,全面實¤行依法治村,推進鄉村治理的法治化;加強普法宣傳,繼續推行“送法下鄉”,開展法律進課堂、進村莊、進社區、進機關等活動,推動法治鄉村社夠麽會建設;提高鄉鎮幹部依法行政能力,增強村幹部依法辦事水平。


                  不可忽視的是,人才斷層、人才流失是當前鄉村社會發展的重大難題,農村的轉型、農業的現代化、鄉村的振興歸根到底要靠以農民為主體的“三農”工作隊伍共同推動。為此,要推進“三農”工作隊伍建設,大力開發鄉村人力資源。加強黨員幹部“三農”問題的理論修養,選拔一批經驗豐富、素質過硬、作風正派的黨員幹部,配強基層黨組織、政府與自治組織,發揮黨員幹部的先鋒堡壘作用;積極培養現代職業農民,通過政府引導、農民自願、社會參與的方式,加強農民職業技能培■訓,重點挖掘致富能手、返鄉農民工等鄉村精英人才資源,形成示範帶動作用謝德倫把她往床上一推。


                  (五)挖掘和傳承優秀傳統文化,推進鄉村社會文化復偏偏這興與融合


                  在鄉村社會的大轉型進程冷傲殺手中,許多優秀的傳統文化遭到前所未有的沖擊,一些承載著優秀傳統文化的古村落、歷史文化遺址都不同程度地遭到破壞,傳統文化、現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文化與西方外來文化在鄉村社會相互交叉與影響,進一步加劇了鄉村社會的復雜性。在這一過程中,一些優秀傳統文化被拋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踐行困難,使得鄉村社會人們缺乏信仰,無所適從,社會失範與社會失序現象較為嚴重。


                  為此,必須積極挖掘和傳承優秀的傳統文化,推進鄉村社會文化復偏偏這興與融合。首先,大力倡導傳統的“仁義禮智信”、熟人社會、鄰裏互助、尊老愛幼、孝道等文化要素,以凈化當前逆運內息鄉村社會貨幣化的人情關系,阻止道德滑坡,消解社會戾氣,增強社會互助與互信。其次,要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及社會主義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社會主義主流文化向鄉村社會延伸,加強對村民的教化,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內化為村民的自身特質。此外,積極抵制拜金主義、個人主義、坑蒙拐騙、抹黑國家的非主流文化的侵蝕,守住內心的道德底①線和維護國家利益的紅線。需要強調的是,無論是傳統文化的復興、非主流文化的抵制還是弘揚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代表的社會主義主流文化,都需要政府積極倡導,社會踴躍參與,個人俯身躬行,形成合力,共同推進。最後,要正確處理好傳□ 統村落文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當前社會非主流文化之間的關系,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持馬克思主義方向,堅持經過我們學生會黨的領導,積極汲取傳統村落的鄰裏互助、熟人社會、家風家規、村規民約等優秀就一定會給文化精華,改造當前鄉村社會的非主流文化,加強農村公共文化建設,開展移風易俗行動,提升農民精神風貌,實現傳統與現代、本土與外來文化的融合發展,為促進鄉風文明建設提供深厚的文化支撐。

                上一篇:新時期我國“三農”問題研究

                下一篇:沒有了